太子打脸日常

起跃

首页 >> 太子打脸日常 >> 太子打脸日常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师父又掉线了 炮灰女修仙记 穿成首辅的早逝童养媳 云鬓楚腰 沉冤昭雪之后 [综]王之挚友 嫁纨绔 快穿之女配十八式 无限王座 坤宁
太子打脸日常 起跃 - 太子打脸日常全文阅读 - 太子打脸日常txt下载 - 太子打脸日常最新章节 -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 []

沈霜秦淮琛(上)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沈霜秦淮琛——

沈霜是沈家的庶出, 是沈家大房周姨娘所出。

沈霜自懂事起,听的最多就是周姨娘说的,“你是庶出,你与她们不同, 你得为自己谋算。”沈家大夫人实则并没有苛刻沈霜, 相反从未将她当成庶女, 沈家的三个姑娘, 个个都是一样, 该有的都有,若不是周姨娘时常在她耳边提起, 沈霜有时候都会忘记她是沈家的庶女。

沈霜的气性很高,周姨娘一半的话她听不进, 有一半却是听进去了。

周姨娘说,“没有人不喜欢富贵,那些说不稀罕的,要么就是得不到说葡萄酸,要么就是好日子过腻了,不知道珍惜,像你这样的,若不为自己将来做打算,嫁个好人家, 这辈子也就岁月蹉跎,有得你熬。”

这话沈霜听进去了。

见到秦将军之前, 她有她自己的私心, 这辈子她的愿望, 便是嫁一个好人家。

那晚阴差阳错之下, 秦将军扶了她一把, 冰天雪地里的一抹薄荷香,不知不觉地勾了沈霜的魂,多数的人一见钟情看上的是对方的脸,而那晚沈霜只看到了那个背影,挺拔笔直,走起路来似乎能带起一股风,当时沈霜的心头就突突几跳,竟是单凭着一道背影,动了芳心。

沈霜去打听了秦将军,在知道他的身世背景之后,无疑是锦上添上,放心地让自己爱了下去。

沈霜第二回见秦将军,是陪着江沼去阁楼见陈温的那回,在阁楼上的楼道口子上遇见的秦将军,沈霜看着心头的那道身影缓缓地走上来,再抬起了头,沈霜竟是一时失了神,那张脸几乎同她脑海里所幻想出来的一模一样,高挺的鼻梁,深邃的眼睛,英俊的面孔。

那晚的风有些热,沈霜的脸色被吹的辣红。

小姑娘的心思哪里逃得过人的眼睛,秦将军也瞧了出来,但那时秦将军还有婚约在身,只能装作不知。

沈霜对秦将军的心思起的快,灭的也块,就如春风下的野草恣意疯涨了出来,突地又被一把野火燎原烧了个干净。

她原本是怀着期待去见秦将军,在马车上江沼却告诉了她,秦将军已经有了婚配,大冬天的沈霜如同被泼了一盆凉水,这时才意识到,她竟然没有想过去打听他的婚事,这么优秀的人,家世又好,定也是许了亲事。

周姨娘曾对她说宁愿富人妾,不做贫□□,之前事情没有落到沈霜头上,沈霜无法去评判,如今轮到自己了,虽说自己的生母也是为人妾,可她怎么也过不了自己心头的那道坎儿,无法容忍在同一个屋檐下,她要同旁人共用她喜欢的人。

那还不如留着最初的那份念想,起码那是美好的。

后来在王府,秦将军看到了沈霜,只见她立在雪地里,跟前的石阶极其湿滑,到底是不放心走过去提醒了一句,沈霜转过头,那双眸子里的神色又惊又慌,却又异常的矛盾。

有失落,也有期待。

当沈霜将那副护膝送到秦将军面前时,秦将军垂目看着她,见她的眼眸颤得厉害,又瞧了一眼她手里的护膝,便也知道此时她能站到自己跟前,将那护膝递过来,定是花了很大的勇气。

然他不能收。

秦将军对她坦白了,“我已经有了未婚妻。”

沈霜打定了主意要将这幅护膝送给他时,自己一人立在那雪地里,事先已经想了很多种说辞,见了他面之后该如何同他打招呼,又该如何将东西交到他手上。

“多谢将军帮了我两回,这是我给将军的谢礼,将军不必多想,这对护膝只不过是我对将军的感激之情。”如果没有意外,沈霜会如此说,去没料到先被秦将军坦白了婚事,沈霜一时愣在那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待秦将军走后,沈霜良久才痴痴地说道,“我知道你有婚约,我只是想感激你。”

感激什么呢。

感激他救了她两回,感激他让她明白了何为心动。

若说送出那对护膝时,沈霜心头还对秦将军残留了一点心思,然被秦将军拒绝后,沈霜便是彻底待地打算掐断了自己的念头。

就当是自己做的一场美梦,虽短暂,但也曾在那梦里欢喜过。

后来沈大夫人将她叫过去问她亲事时,沈霜便说,“女儿都听母亲的。”或许动过一回心,心死了后,便以为嫁给谁都是一样,未来的日子不外乎就是两人合伙过日子,相敬如宾。

至于去不去江陵,沈霜想着也是随缘,眼里已经有了那么个优秀的人,就算门第再好,她那心头又如何再装的进他人。

那段日子是沈霜最为难熬的。

若不是那场瘟疫,沈霜也不知道自己何时才能走出来,原本以为这桩无疾而终的感情,会让她痛苦好一阵子,后来才发现,在灾难面前,自己所有的私心都是那么的渺小,那晚她去给小果子买糖人,太子正派秦将军在沈家药铺隔离。

她折回去时,亲眼见到秦将军的面上罩着白纱,也听到了患者声声质问,“这莫不是瘟疫。”

身在医药世家,沈霜自然明白何为瘟疫,那一瞬整个人犹如掉进了冰窟窿,周身冰凉,再也无心去想自己的事情,当夜回去同江沼送别时,江沼叫住她问,“要同我去江陵吗?”

沈霜拒绝了。

若是她不知,她还能跟着江沼一同,阴差阳错地就错过这场天灾,可她已经知道了,便再也走不掉。

她虽为自己谋算,然前提是她的家人都安好。

第二日在马车上,江沼突地对她说,“秦将军已经退了婚。”沈霜听到的那一瞬,心头确实震了震,然随之而来的便是绝望,瘟疫一起,太子一行人包括秦将军都将会撤离,而她,还有芙蓉城的百姓,能不能逃过这一劫,谁也说不清。

既如此,又何必去生出希望,便对江沼说道,“我同将军无缘,又岂能高攀。”

然世事难料,谁都没有走成。

沈霜再一次见到秦将军时,却是秦将军已经染了瘟疫。

沈霜听到父亲同董家的人说起时,心头猛地一沉,那番急急忙忙地奔过去,起初也只是想着去亲眼瞧一眼,他到底如何了。

当她见到病床上那个憔悴不堪的人时,沈霜久久地呆在那里,无法动弹。

那样一个高大英俊的人,此时躺在床上,脸上再无昔日半点英勇的神采,沈霜的心如同被刀子戳进,没有人能理解,当初那道挺拔的背影对于她来说,是什么样的感情。

沈霜头一回体会到了万箭穿心的滋味。

她去求了董老爷子,加入了医者的队伍,可她的初心并非是为了拯救世人,而是独独想救那一人。

沈霜没有去想过值不值,也没有去细细地想过自己的安危,那一刻,她只想让躺在床上的那个人,能够重新地站立起来,有朝一日,她还能瞧见那道挺拔的背影。

秦将军醒来后,问她要了黄历,她知道他也是在算着日子而过。

他也有他的家人,倘若他死了,便是克死他乡,董老爷子告诉过她,染了瘟疫的人,能多活一日就是一日,沈霜想,那就尽她的能力,尽量让他在这世上多活一日。

若不是那日被秦将军认了出来,沈霜估计会瞒着秦将军一辈子,他爱不爱她,记不记得她都无所谓,她早就没有去奢望。

那日王府彻底大乱,沈霜去江沼的院子里护人,曾经一度以为自己就会死在那里,人人都说,“谁不怕死?”可那一刻,沈霜是真的没有害怕过,许是在那帐篷里呆过一段日子,见多了生死想开了,亦或是觉的整个芙蓉城,包括秦将军都是无药可医,她活着迟早也是逃不过这一劫,若是自己的死,能救得表妹平安的出去,也对不得她那死去的苦命姑姑。

人这辈子就没有演习,也没有给你思考如何选择的机会。

往往灾难就在那一瞬间降临,容不得你去理智的思考,在从中选取一个最正确的答案来,沈霜事先也没想过自己会困死在这里,若是提前知道,她想着,应该先同秦将军说上一句话,就算不说话,对他笑一笑也行。

沈霜仰头,从那一堆人透出来的一点缝隙里,望了一眼阴霾的天空,笑了笑,然而在她闭上眼睛的前一刻,她见到了那个她最想与之好好道别的人。

秦将军的胳膊有力地托住了她下滑的身子。

待沈霜喘过了那口气后,耳旁渐远的声音慢慢地被拉了回来,眼睛的视线也渐渐地清晰。沈霜那时候才知道,原来所谓的大将军,并非只是虚传,就算是生了病,他也能紧紧地握得住手里的长剑,也能将那腰杆子挺得笔直。

从那院子里出来,秦将军给她戴好了面纱,隔开了几步距离,头一回认真地盯着她的眼睛,说道,“你跑的太快。”

沈霜虚弱地笑了笑,“又让将军救了我一回。”

秦将军看着她半晌没说话,从认出沈霜的那一刻起,秦将军的心里就有了一种说不出的滋味,或许是他从未见过一个姑娘,能如此矛盾。

娇弱又坚强。

“应该的。”秦将军说道。

王府的大乱几乎没给两人多余的喘气机会,密密麻麻的百姓将王府围堵得水泄不通,漫天的呼喊声,沈霜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绝望。

“你先进去,别出来。”秦将军嘱咐完她这一句,戴着面罩,转身走了出去。

沈霜没有进去,心头虽害怕,两只脚却是不自觉地往门口而去,什么是无望,沈霜那时候才体会到,整个芙蓉城,犹如世界末日一般,每个人都是在顾着自己。

沈霜站在那手脚不住的颤抖,然而沈霜怎么也没想到,她会在人群之中看到果子。

她没将糖人送到她手上,却在这时候看到了她。

太子的弓箭拉起时,沈霜跌跌撞撞地往前冲去,一时也不知道该唤谁,只说道,“等等,把果子救出来......”

没有人听得到她说话,人群就似是疯了一般,不停地撞击着守在外围的官兵,等到那箭如雨一般地落下后,沈霜双腿一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终是刺激过头,晕了过去。

沈霜是被董老爷子背了回去,苏醒过来后,王府的周围已经非常安静,沈霜睁开眼睛,还未回过神来,床前突地一声动静,沈霜转过头,便看到了果子瞪着一双圆溜溜的眼睛,乖乖地唤了她一声,“姐姐。”

沈霜震惊地看着她,“果子?谁救你出来的?”

果子说,“是个很高的哥哥。”

沈霜心头一紧,“他人呢?”

果子回头指了指隔壁的营帐,“董爷爷说,他累了,正在歇息。”

沈霜突地就捂住嘴哭了出来。

“姐姐别哭,我给你糖人吃。”果子将手里的一个糖人递到她面前,沈霜抹了抹眼泪,诧异地问她,“哪里来的?”

果子歪着头,疑惑地说道,“哥哥不是说,这些都是姐姐给我买的吗?”

那晚沈霜去沈家后院送糖人,沈家已经全部封锁,沈霜没能见到果子,之后秦将军却走了进去,将一把糖人交到了果子手上,“那位姐姐不方便进来,托我带给你。”

果子笑的很开心,“我就说姐姐不会骗人的。”

秦将军应了一声,“嗯,她没骗你。”

沈霜一把将果子抱进了怀里,平复下来后才想起问她,“你怎么会在那里,有多危险你不知道吗?”果子摇了摇头,“祖母说,芙蓉城的人都会死,要想活下来,只有去王府找那位姓江的姐姐,讨一滴血,我不想死。”果子说完,见沈霜将她从怀里拉开,脸色非常难看,一时害怕又赶紧地说道,“我问过祖母了,江姐姐给我一滴血,她会不会死,祖母说一滴血不会死人的。”

“你祖母骗你的。”沈霜盯着她,神色严肃地说道,“芙蓉城的人不会死,江姐姐的血也救不了人命,还有,江姐姐若是给了你那一滴血,她会死,你还愿意要吗?”

果子想了好久,摇了摇头,“那我不要了。”

沈霜这才露出了笑容,“乖。”

果子也开心地笑了起来,说道,“董爷爷告诉说,姐姐是个女大夫,很厉害的,姐姐肯定能救咱们对不对。”

沈霜心头一痛,眼泪无声地落下,却是坚定地答道,“对。”

也不知道从何时,沈霜当初救人的初衷早就改变了,不再是为了那一个人,而是想要所有人都活下来。

后来瘟疫结束后,秦将军被人劝说,“那沈家的三姑娘,是周姨娘所生,自来气性大,一心想攀附高门,之前就定过一门亲事,嫌弃对方的家里穷,自己给退了,她能看上将军,多半也是图秦家的门第。”

秦将军笑了笑,“又何妨,她想要的,我给得起,为何不能给她。”

喜欢荣华富贵的姑娘很多,可又有几个人,在死亡来临时,能不怕死。

秦将军同那人说,“我喜欢她的私心。”她这辈子喜欢的东西,他有的,都愿意给她,没有的,他就去争取回来给她。

有人说,沈霜虽长的好看,但在江陵那种地方,这等姿色的人,也大有人在,何必去娶了这小门户的姑娘。

秦将军说,“她是我见过最好看的姑娘,没有之一,唯一的一位。”

瘟疫肆虐,看不到希望的那阵,沈霜陪在他床边,将碗里的药递到他面前,“喝了吧,万一有用呢。”秦将军看了她好一阵,突地一笑,沈霜愣了愣,秦将军便说,“你脸上有锅灰。”

沈霜忙地放下碗,用袖口去擦。

秦将军却是收了笑容,只盯着她,眼圈有些殷红,他很想伸手去替她擦,可是他不能。

※※※※※※※※※※※※※※※※※※※※

宝宝们,还有最后两章,这个有个上中下,写到沈霜成亲哈。

感谢在2020-09-04 08:17:38~2020-09-05 09:18:2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宁辞镜Niky、唐辛夷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相柳阿 20瓶;Coisini、Weiz、我不是刘波 10瓶;微笑的妖精 5瓶;麦芽糖、白白白小满? 2瓶;24828306、屠苏酒、雪球爱吃肉、盈盈秋水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喜欢太子打脸日常请大家收藏:(m.bxwx520.org)太子打脸日常笔下文学520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我的26岁女房客 全职艺术家 大昏君 重生女配:至尊医仙 武帝归来 穿成男主白月光怎么破 成为仙尊后,她又穿回来了 修仙狂徒 大奉打更人 从亮剑开始打卡 极品透视保镖 重生左唯 女尊天下:绯色江山美男 半仙 青莲之巅 都市少帅之楚氏王朝 火影之幕后大BOSS系统 警探长 九天造化诀 幺女长乐
经典收藏 东方不败之暖阳 我嫁的仙尊成魔尊 徒弟已经黑化了 大佬退休后(快穿) 为夫曾是龙傲天 泥石流女主的男神之路 重生初中:神医学霸小甜妻 喵斯拉 剑仙是我前男友 谁动了我的身体[娱乐圈] 穿越之长嫂如母 穿越兽世逆袭当团宠 渣男总有天收 贪财如命[快穿] 益铃诀 剧透误我 天命凰谋 喵仙君 不循(重生) 冷王的孽妃
最近更新 封敛雪印 叶卿修仙传 摄政王妃倾天下 腹黑狂妃太凶猛 人间降维 重来也无用(双重生) 乙女游戏的生存之道 我是大佬的白月光[穿书] 启禀陛下,娘娘又上战场了! 师妹她真不是海王[穿书] 穿越女的文豪人生 [综]宇智波带子不想当海王 逆天神医妃 黑莲花凭演技修仙 灵界塔徒 三十六陂春水 王妃是邪道祖宗 青云妻上 纲吉的镜中生活 仙家日月长
太子打脸日常 起跃 - 太子打脸日常txt下载 - 太子打脸日常最新章节 - 太子打脸日常全文阅读 -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