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遗憾,你要对我负责

春风榴火

首页 >> 很遗憾,你要对我负责 >> 很遗憾,你要对我负责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亲爱的苏格拉底 第一神算 捞尸人 罪心师 大理寺少卿的宠物生涯 茅山最后的传人 贩妖记 绝塞传烽录 纹阴师 暗夜将至
很遗憾,你要对我负责 春风榴火 - 很遗憾,你要对我负责全文阅读 - 很遗憾,你要对我负责txt下载 - 很遗憾,你要对我负责最新章节 - 好看的小说 []

第1章 好久不见,别来无恙(1)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如果早点知道,人生还有际遇,与大哥哥重逢,她一定好好爱惜自己的羽毛,努力做一个好姑娘。不似现在……这样好的他,和这般不堪的自己。

鹿州的夜雨总是来得猝不及防。

正如那些穿制服的家伙。

叶嘉和朋友们被推搡着,进了警局治安部的时候,脸上神色颇有几分英勇就义的悲壮。

“又是你们几个!”办公室里,警员段晓军扫了他们一眼,拿着文件袋,挨个拍打叶嘉身边人的脑袋:“这次,又打算待多久呢?三天,五天,还是十年八年?”

唐飞懒懒散散地说道:“您看着判呗,要是瞅着我们不讨厌,长住下来,伺候您都成。”

叶嘉、陶荻、陆景、唐飞,两男两女,都是二十一二岁,一溜过去,长发短发,五颜六色,靠墙排排站,俨然已经摆出了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

“仙人跳是吧!年纪不大,花样不少,交代吧,这次又是谁的主谋?”开口说话的,是坐在桌子另一端的警员,名叫穆琛。

几位小伙伴同时举起被铐住的手,齐刷刷地指向了墙边的叶嘉。

叶嘉烫着一头狂野不羁的紫色头发,眨巴着卷翘的假睫毛,瞪着伙伴们,显然是没有想到,他们二十分钟前还在KTV唱着“朋友一生一起走”,一个回头,卖队友卖得如此这般干净利落。

她白眼一翻:“靠!”

穆琛无奈地扶额,起身,吩咐身边的警员:“带他们几个去拍照,先关一晚上,明天再说。”

两男两女被带着往羁押室走。走廊里,灯光昏惑,叶嘉无趣地走在最后,低着头,踩着前面人的影子。

一步,两步……六步,七步。

这个世界,真无聊。

就在这个念头生起的一瞬间,心脏莫名地胡乱撞了撞胸腔,捂着胸口,叶嘉有些诧异。

身后突然传来了男人的声音:“傅队,来了?”

“嗯。”

大雾弥漫之夜,海面突然升起了一盏灯。

一个低醇的“嗯”字,深深按进了叶嘉的心里,她情不自禁地回头,看到的只是一把黑色的雨伞,刷地一下收起来,接着办公室的大门被关上,门缝里,暖黄的微光渐渐合拢。

叶嘉回过头,心底却蓦地空落了,宛如从高空向万丈深渊的抛掷。

羁押室,午夜。

“现在这个时间人少!”叶嘉附在伙伴的耳边,“我开溜了,去请徐老帮忙,捞你们!”

“你逃一个给我看看。”陶荻觑了她一眼,压低声音,“那些家伙是吃素的?能跑出去就见鬼了。”

“试试呗。”叶嘉冲她神秘一笑,举手,冲门外喊了一嗓子,“报告队长,我来例假了!”

“噗!”门外,段晓军刚喝一口夜宵粥,米粒直接从嘴巴里喷了出来,宛若天女散花。

叶嘉走在前面,段晓军跟在后面,在卫生间门口,她绞着自己的百褶小短裙,可怜巴巴地看向了段晓军:“段队!我要姨妈巾。”

“就你事儿多!”

“你去帮我买呗!”叶嘉睁大了眼睛看着他,眸子里泛着水色,“不然人家就完蛋了!”

段晓军是个心软的,终于还是扶了扶额头,拿起了边上的一把伞正要出门,又回头指着叶嘉:“你别给我耍花样儿!”

叶嘉连声保证:“一定乖乖的!”

段晓军白眼一翻,撑开伞跑进了雨夜里。

两分钟后,叶嘉鬼鬼祟祟地从女厕出来,看了看周围,现在已经是凌晨一点,警局很安静,夜很深。

办公室里,傅知延坐在办公桌前,明亮的台灯照亮了桌前一角,他修长的手指里捏着一份文件,合身的黑色制服,衬衣纽扣一丝不苟地束缚,修饰着他背部流畅的身姿线条,手臂肌肉的弧度恰到好处,精致无瑕。

沉默,成了一盏孤灯。

正前方电脑上,是警局的监控画面,正中大厅的屏幕里,穿短裙的女孩蹑手蹑脚地出现在静止的画面里,前面就是大门,她左右看了看,像极了一只狡黠的小狐狸。

似乎心有所感,她抬眸,与他,通过镜头,遥遥对视。

突然,她的嘴角扬起一抹狡黠的微笑,冲着监控探头伸出手。

比了一个中指……

傅知延立刻读出了她的嘴型:“拜拜啦!”

淡漠的眼眸里,划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波澜。

就在叶嘉前脚踏出大门,奔向自由的那一瞬间,她的手腕被一个更有力的手掌紧紧握住,手掌粗粝有茧。

男人的手。

他揪着她的衣领一翻,将她转过身来。

叶嘉手臂一阵吃痛,咔嚓一声,双手被拐在背后,再度铐住。

这些动作一气呵成,完全不留余地。

叶嘉抬头,迎上了一双无波无澜的榛色眼眸。

那里面,藏着一座孤城。

她听见雨滴翻打在叶脉上的淅淅沥沥,夜风于屋檐下低飞。

一道闪电轰然而下,照亮了他的侧颜,锋锐的棱角宛如白雪皑皑的山脉。

冷,而硬。

心跟着哆嗦了一下。

人一生出现的各种际遇,都有本能的反应。

而这一刻叶嘉意识到,划过心里的闪电,想必就是……

爱情。

傅知延拎着叶嘉,进了办公室。

“边上去。”

他松开了叶嘉的衣领,回头关上了办公室大门,坐到了办公桌前,继续看案卷。

叶嘉被铐着手,轻手轻脚地走到了墙边,然后抱着脑袋,蹲了下来。

办公室静寂,只有他翻阅案卷的纸张哗啦声,夹杂着窗外滂沱的雨声。

叶嘉偷偷抬头看他,灯光投映着他完美的侧颜轮廓,温润,柔和。

在未来很长很长的岁月里,叶嘉养成了这样一种习惯,只要他沉静如画,无论在哪里,做什么,她的心她的眼,永远会转移到他的身上,然后忘记呼吸,忘记血液的流动,忘记时光的老去。

致命的吸引和诱惑,无可抵挡。

他似乎是有所察,抬眸看向叶嘉,叶嘉连忙垂下眼,心跳漏了半拍。

她乖乖地抱头,蹲在墙根。

傅知延目光瞥到了她的小短裙,里面露出一截白白的安全裤,他眉心微蹙,声音像风般无奈:“没让你蹲。”

“哦!”叶嘉听话地点头,站起身来,搁墙边儿罚站。

傅知延指了指前面的一方小木凳:“坐那儿。”

叶嘉踏着小碎步,乖乖地坐在了小木凳子上,木凳摆在傅知延的正对面,她继续偷摸看他,越看,脸越烫。

这得有多少年了?

叶嘉掰着手指头算着,那时候,她才十三岁,现在,她二十二岁。

九年了吧。

看来他是完全不记得她哪!也是……那时候,她还那么小。

“我好看吗?”低醇的喉嗓,尾音轻轻一扬。

叶嘉沉浸于美色中,没回过神。

只见傅知延微微抬眸,看向她,与她片刻的对视。

绯红从脸颊拐了个弯儿,绕到耳畔。

她惊慌失措,连连点头,又发现不对劲,他正经严肃,并不是与她开玩笑,叶嘉又慌忙摇头。

点头摇头,晕晕乎乎,她心里头一片慌乱,艰难地咽了口唾沫,把脸别向窗外。

窗外,树影摇曳。

一声轻不可闻的闷哼,他继续手头的工作,不再理会她。

“请问这位……队长,我……我该怎么称呼您呢?”叶嘉平日里的一张利嘴,此时此刻竟连话也说不清楚了,磕磕巴巴,战战兢兢。

傅知延目光依旧落在手里的那份案卷上,随声道:“姓傅。”

简短精悍,一个字都不肯多说。

“唔,傅队好,我叫……”

叶嘉还没把自己的名字报出来,傅知延一声冷冷的调子打断了她:“是什么,让你觉得我有闲情与你认识?”

叶嘉闭了嘴,艰难地咽了口唾沫,他冷漠的话语,冰封的表情,直接掐灭了她心里蹿起来的那点子小火苗。局子不是第一次进,但是这么凶、这么不近人情的队长,还是头一回见。

她更加不敢再多说什么。

倏尔,沉默被打破。

段晓军慌里慌张地推门进来,看到小板凳上被罚坐的叶嘉,才算是重重松了一口气,不过很快,更大的紧张漫上心头,看着叶嘉被铐住的手,他用脚趾头也能猜到发生了什么事。

果然,傅知延头也没抬,声音很冷:“擅离职守?”

“是我疏忽,这鬼丫头精得很,傅队,添麻烦了。”段晓军对他微微屈了屈身,抱歉。

傅知延扫了叶嘉一眼,没看出来有多鬼灵精怪,倒是感觉……笨笨的,蠢蠢的。

段晓军走过来,一把拎住了叶嘉的衣领,生气地说:“跟我耍花样是吧!”

“没有!”叶嘉作委屈状,瞥见了段晓军手上的一包夜用卫生棉,恰逢傅知延的目光跟着也斜了过来。

好尴尬!

叶嘉老脸一红,段晓军直接将卫生棉扔叶嘉手里:“不是来例假了?去换啊!”

手里紧紧攥着那包卫生棉,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她都要哭了。

“现在知道脸红了?”段晓军虽然心软,但是脾气却也暴躁,知道差点让人跑掉,更是气不打一处来,“骗老子去给你买卫生巾,女孩子家家,怎的这般没羞没臊。”

此时此刻,叶嘉恨不能挖个坑把脑袋埋进去。

傅知延却淡淡地开口:“她犯的什么事?”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心,他岔开了段晓军的话头,也缓了叶嘉的窘境。

“在酒吧玩仙人跳,后来人家报案,描述外貌特征,连画图都省了,我一听就知道是这几根老油条干的。”段晓军气哼哼地说,“几个毛小孩儿,进来好几次了,钱不多,定不了大罪,关几天只能给放了,就是屡教不改。”

随着段晓军的话,傅知延的目光又落到叶嘉身上,这回,目光带了几分乏味,倒是没什么特别的,反正在警队,什么样的无耻之徒,他都已经见惯了……叶嘉的头埋得更低了,只是被他扫了这么一眼,她的心却蓦然失落了。

傅知延不再说话,继续看他手里的案卷,段晓军知情知趣地将叶嘉带了出去,关上大门,狠狠瞪了她一眼:“今天遇到傅队,算你倒霉。”

“段哥,以前怎么没见过咱局里有这么帅的警员啊?”叶嘉被他推搡着走,嬉皮笑脸地跟他打听情况。

“谁跟你哥呀妹的,严肃点!”段晓军呵斥。

“今天落到傅队手里,心服口服。”叶嘉立刻正声正色,“不知傅队是何方神圣,竟这般厉害!”

“哼,傅知延可不是普通警员,他是刑侦队长,也是警校犯罪心理学教授,平时很忙,有案子才来。”

陶荻还醒着,见叶嘉回来,连忙坐起身问道:“出去这么久?我还以为你真跑掉了。”

叶嘉坐回床边,愣愣地摇了摇头,嘴角勾起一抹浅淡的笑意,自顾自地喃喃道:“原来他叫傅知延。”

笑意由浅入了深。

“傻了?”陶荻摸了摸叶嘉的脑袋,倒吸了一口气,惊呼,“乖乖,别是被上私刑了吧?”

叶嘉扭过头来,望着陶荻,眼眸明亮如星辰:“还记得我跟你说过,七年前,我有一个生死之交。”

“嗯,记得。”陶荻点点头,微微皱了皱眉,“怎么突然说这个。”

“我刚刚遇到他了。”

陶荻一脸的难以置信:“是真的啊?我还以为那是你编的故事呢!”

九年前,璧城。

热气腾腾的大排档。

“璧城的来凤鱼,采用川菜特制的烹饪手法,以麻、辣、鲜、嫩为主要特征,选一条江水养成的肥美草鱼,切块后,用料酒腌制,待锅内油煎熟之后,加入花椒,辣椒末,也别忘了川菜里面最重要的郫县豆瓣,反复翻炒,待到油呈鲜亮色泽,再加料酒,下鱼块……”

“行了!我们对这鱼是怎么做出来的,一点兴趣都没有!”叶母打断了叶则夫,夹着一块鲜嫩肥美的鱼肉,放进了小叶嘉的碗里,“你爸走哪都爱犯职业病。”

叶则夫无妨地笑了笑,闭上眼睛仔细品尝鲜美的鱼块,享受无穷:“舌尖的酸甜苦辣咸,每一口,都是饱含了庖者的心意。”

叶嘉只顾着专心致志地吐鱼刺,吃得比谁都认真,都专注。

叶则夫看着叶嘉,脸上展露了慈祥的笑意:“小馋嘴。”

“也不知道是继承了谁的‘优良基因’。”

叶则夫,名厨,美食家,行万里路,亦尝遍了天下美食,此生的梦想,就是拥有一家囊括全国各地美食的特色餐厅,为人庖厨,其乐无穷,被友人戏称为“馋痴”。

酒足餍饱,回到旅店,夫妻双双回房休息,叶嘉趿着小拖鞋,站在旅店的走廊上,仰着脖子看星星。

璧城很小,临水靠山,夜幕之下,小城灯火阑珊,熙熙攘攘的人间烟火气。

隔壁屋,隐隐约约传来说话的声音。

“警校的生活还习惯?”开口的似一位老者。

“嗯,一切都好。”低醇有力,音色能够分辨,年纪不大。

“毕业有什么打算?”

“可能会去援边。”

“援边?为什么。”

“为国尽忠。”

一阵幽凉的风吹过,夜深了,叶嘉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洗漱完毕,她穿着粉红的小睡裙爬上了床,刚刚闭上眼睛,天旋地转随之而来,一阵剧烈的晃动,房间的家具东倒西歪,水杯、瓷瓶从桌上摔落,哗哗啦啦。

外面传来人们惊慌失措的叫喊:“地震了!”

地震!

叶嘉迅速下床,步履紊乱,蒙头往外跑,还没跑几步,又是一阵猛烈的晃动,身子踉跄。靠墙的大柜子倒了下来,挡住她的出路,叶嘉迅速退回去。慌乱之中,想到安全课老师教的一些地震常识,她转身跑到卫生间,找了一个狭窄的墙角三角区,猫着身子躲了进去。

那一夜,山河崩跌,世界陷入一片静寂。

不知过了多久,叶嘉醒了过来,眼前漆黑。

无边的恐惧霎时间涌上心头,她竟忘记了哭泣,心急如焚,想要挪动身体……

这里是哪里?爸爸妈妈呢?我还活着吗?

为什么这么黑,为什么只有我一个人?我害怕,爸爸妈妈,你们在哪里?

“啊!”第一声哭泣,带着无边无际的战栗,这比幻想着黑夜里床下面伸出一只手,抓住她的脚将她拖走,还要恐怖十万倍!

发生了什么?

地震,没错是地震!

我一定是死了!这里是哪里?地狱吗?有鬼吗?

“哇!”歇斯底里的那一声哭号刚发出来,一个温暖粗粝的手掌,骤然间捂住了她的嘴。

“别哭。”声音低醇,轻轻拍打在她的耳畔,“哭声太大的话,可能会有碎石掉落。”

叶嘉这才发现,自己的身边,还有一个人,一个男人。

“不哭了,我就放开,好吗?”他的声音,很沉稳,也很温柔。

叶嘉惊恐地点了点头,他的手,从她的嘴上移开。

他一放开她,她便慌忙地往边上挪了挪,周围一片黑暗,她无处防备,只能尽可能地远离他。

喜欢很遗憾,你要对我负责请大家收藏:(m.bxwx520.org)很遗憾,你要对我负责笔下文学520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第一序列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官居一品 女学霸在古代 子夜鸮 重生学霸,在线修仙 老衲要还俗 重生后王妃飘了 恰似寒光遇骄阳 我的师父是神仙 都市之最强狂兵 快穿之女配十八式 快穿攻略:撩男神100式 大周仙吏 霍夫人是个小哭包 逆天神妃至上 德萨罗人鱼 娘娘她总是不上进 全职法师 剑道独尊
经典收藏 茅山最后的传人 死刑白名单 顾盼生辉 很遗憾,你要对我负责 我的如意狼君 暗夜将至 道德经 镇魂碑 犯罪痕迹师 幸得相遇离婚时 一生一世,美人骨 解密 见诡一百法 捞尸人 巡阴人 古庙禁地 天才相师 婚短情长 摸金少主 乡间拾遗
最近更新 中国阴阳师 暗夜将至 九州·天空城 时光与你有染 巡阴人 卧虎藏龙 人间诡噬 青木川 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 葬天机 捞尸人 因为风就在那里 夜行歌 地铁诡事 乾隆后宫之令妃传 禁忌师 罪心师 共产党宣言 民调局异闻录后传 格格不入
很遗憾,你要对我负责 春风榴火 - 很遗憾,你要对我负责txt下载 - 很遗憾,你要对我负责最新章节 - 很遗憾,你要对我负责全文阅读 - 好看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