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遗憾,你要对我负责

春风榴火

首页 >> 很遗憾,你要对我负责 >> 很遗憾,你要对我负责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大理寺少卿的宠物生涯 我的如意狼君 恐怖都市 暗夜将至 剃头匠 谋杀法则 守尸人 如果没有你 悬案组 撞邪
很遗憾,你要对我负责 春风榴火 - 很遗憾,你要对我负责全文阅读 - 很遗憾,你要对我负责txt下载 - 很遗憾,你要对我负责最新章节 - 好看的小说 []

第3章 好久不见,别来无恙(3)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就在她正忙碌的时候,门外又传来了脚步声,听见徐老爽朗利落的笑声传来:“小延来了,快进来坐,热着了吧,进来吹吹风。”

放在厨房门口对着叶嘉吹的那台电扇,直接被徐老给抽走了。

“我去!这偏心,也偏得太明显了吧……”叶嘉小声嘀咕,顺手将河鲜冰碗放进冰箱里冷镇。

客厅里,聊天的声音若有若无地传了过来。

“你爷爷身体可好?”

“多谢徐爷爷挂心,一切都好,只是近来时常提起您,让我多来看望您。”一本正经的醇厚嗓音,和长辈聊天的正经腔调。

叶嘉眉心皱了皱,声音……好熟悉哪,她想探出头去瞅瞅,奈何锅里蒸着东西,火候大小随时变化,半分都离不得。

“你这次过来,可算是有口福了,我这儿有位大厨,她的手艺,天上地下,独一份儿!”

紧接着是一声克制的轻笑:“看来我的运气不错。”

没多久,脚步声朝着厨房过来,低沉稳健。

“徐爷爷让我来帮忙。”他道。

叶嘉一边目不转睛地盯着火候,头也没抬,说道:“不用,客人您去休息,晚餐马上就好,这儿一切ok!”

他似乎还没走,叶嘉将火候调小,拿起案板上的菜刀在手上转了一圈准备切藕,她的刀工,练了好几年,花样儿百出。

一个转身,就看到身形挺拔的傅知延,远远站在那儿,目光深邃,略带了那么点探究之色,盯着她。

是他!

菜刀砰地一下落地,离她的脚,不过三五寸远。

良久,傅知延缓缓屈身,捡起了菜刀,拿到灶台边,顺手扭开水龙头,将菜刀清洗干净,哗哗的水流声交杂着锅里炖煮的声音,叶嘉心里一团乱。紧接着,就听到一声低沉的冷笑,他看了看菜刀,又看了看她紧闭内扣的脚,问:“大厨?”

哪家的大厨,连刀都拿不稳,预备着把自己给剁了,要做一道粉蒸蹄髈与他下酒吃?

叶嘉窘迫。

失误!绝对失误!

傅知延没理会她心里的兵荒马乱,拿着刀,兀自走到了案板前,挽起了袖卷,伸手拨了拨板上的两根粗壮莲藕,漫不经心地问道:“藕切块还是切片?”

调子微扬,仿似盛夏的晚风,叶嘉的心便跟那鼓风机似的,呼呼呼地躁动了起来。

“切颗粒……”她的脸,涨得通红,舌头都快捋不直了。

傅知延点了点头,开始切藕,他的动作并不算熟练,但是神情却颇为认真,他的手指一节一节,修长若笋,指甲盖圆润饱满,沿着指腹肉整整齐齐地剪裁,近看,能看见饱满的月牙,一双难得好看的美人手。至于技术嘛,叶嘉回归了专业的目光,刀工是勉勉强强,是算新人下庖厨的级别,藕粒也不甚精致,有点大块,入味儿难,正好可以带回去当标本,标签可注:男神切的藕。

叶嘉盯着他,入了神,一心一意琢磨着,怎么把那些藕粒搞回去留个纪念,不知不觉,两根藕已经切好,傅知延拂下刀背上的藕粒,回头又看向了叶嘉,正巧与她,来了个电光火石的对视。

仿佛考试作弊被抓包一般,叶嘉身子一悚,心里一片凌乱,慌忙回身,继续盯着炖鸡的火候。

与意中人下厨,自然是心猿意马,神志不清,全身发热,病入膏肓。

“嗷!”

叶嘉的手臂猛地一抬,快速甩着手掌,刚刚出神,想去关火来着,结果直接摸上了砂锅外壁。

烫烫烫!烫死啦!

她不住地呼气吹着手指尖,好疼!

一双湿润的大掌伸过来,握住了她的手腕,突然被接触,叶嘉的神智顷刻涣散,下意识反应,傅队该不会又要铐她吧!

这里可不是局里啊!

“哎,人家现在是清白之……”

身?

叶嘉话音未落,傅知延已经把她拽了过去,打开了水龙头,用冷水冲着她被烫的手指尖。

他就站在叶嘉的身后,前身贴着她的后背,握住她的手,甚至,她还能感觉到他克制的轻柔呼吸,打在她的耳畔,痒痒的,像晚夏的风。

“清白之身?”他轻声地重复,果然是局里常客的脑回路。

冰凉的水流冲击着她的手,很舒服,被他的粗糙手掌接触的皮肤,更舒服。

他的目光落在她的指尖,认真,专注,深远。

夕阳斜入,为他的轮廓镀上一层光辉。

粉蒸鸡仔上桌之前,又放入嫩荷叶里蒸了蒸,开锅便是扑鼻而来的荷叶清香,冰箱里的河鲜冰碗端出来,晶莹透亮,富有弹性的表面,撒上了榛果、杏仁、葡萄干,看着便叫人胃口大开,玲珑剔透的水晶肘也端了出来。

念着傅知延和徐老爷子可能还会喝上一盅,叶嘉又细致地配了几样下酒的可口小炒菜。

三人一桌,叶嘉与傅知延面对面,抬眸,专注地看他。

目光与他接触了好几次,傅知延平展的眉头,渐渐有了点褶皱。

这丫头,能不能别这么明显。

叶嘉显然是察觉到了他神色的异动,立刻抽回目光,看向桌上的美味,说话的声音也是脆生生的:“夏天南方闹湿气,人的胃口自然会降低,这河鲜冰碗清甜爽口,很是开胃,徐老,傅先生,你们尝尝?”

徐老笑呵呵地对傅知延道:“我不过提了一句你胃口不好,这丫头便记住了,算是有心,我来尝尝。”说着他舀了一勺冰碗河鲜,夸道,“清甜爽口,不错。”

叶嘉抿嘴浅笑,又看向傅知延,傅知延夹了一块粉蒸的荷叶鸡肉,放进嘴里,轻轻咀嚼,随之喉结上下一动,下咽。

“好吃吗?”她满心期待地问。

“还行。”他面无表情,拿着筷子又补了一口香糯白米饭。

只是还行啊?

“叶丫头,别泄气。”徐老笑着安慰她,“小延这张嘴,冷着呢,轻易不会夸人,还行的意思啊,就是很好了!”

真的吗?叶嘉心里高兴起来。

傅知延吃饭的样子,斯文,细嚼慢咽,不急不缓,上下颚咀嚼的幅度一直很有控制,下咽的动作也保持着一定的节奏,带动面部肌肉细微地牵扯。

叶嘉看得出神了,傅知延,当真秀色可餐哪。

叶嘉嘴里衔着一块鸡肉,竟然低着头,傻笑了起来。

一抬头,发现徐老和傅知延都在看自己,叶嘉慌忙把脑子里活色鲜香的YY扫了出去,掩饰着又夹了一块水晶肘兀自嚼咽。

通过徐老和傅知延的小酌中,叶嘉大概地了解到,傅知延的爷爷和徐老有一段战友情,一直也保持着联系。傅家两代都在首都,傅知延这第三代,也算是高门大院儿里养出来的清贵少年,大学念警校,博士在国外念心理学,毕业后在首都待了一年,后来到了鹿州,担任警局刑侦队长,同时也兼任大学教授。

好华丽的出身啊!

别说是博士毕业的大教授,就是首都高门三代的优越出身,都是叶嘉只能仰望的存在。

晚上徐老将叶嘉叫到了书房,泡了一杯茶,随后,拿出了一张银行卡,叶嘉一看势头好像不对,连连退了几步,徐老将卡放到桌上,划到她的面前:“小嘉,徐爷爷的孩子去得早,戎马半生,没个交代,也没啥积蓄,将来……还指望着你给我养老呢!”

叶嘉连连点头:“我也没爹娘,将来就给徐爷爷您养老。”

“可是你说说,你这成天惹是生非,朝不保夕的,将来连自己都养不好,怎么给老爷子我养老?”徐老抿了一口茶。

徐老的套路,藏得够深。

叶嘉瞥了眼桌上的那张卡。

“徐爷爷,我一定好好努力。”她神情严肃,立正的站姿,连声保证,“将来找一个有钱的老公!我们一块儿给老爷子您养老。”

“噗!”徐老一口茶险些喷出来。

“死丫头,脑子里装的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徐老低声斥责。

叶嘉吐吐舌头:“开个玩笑。”

“爷爷知道,你想继承你爸爸的事业,当一位大厨,自己开餐厅。”徐老坐了下来,指尖敲打着桌面,不急不缓地道,“既然有这梦想,就要努力去实现。”

“我现在也在拼命攒钱,等钱攒够了,就可以开店了。”叶嘉恢复了正经神色。

“我怕还等不到你把开店的钱攒够,人就得关进去,三五十载后再出来,老爷子我可等不到你咯!”

“徐爷爷……”叶嘉有些羞愧,她和陶荻、唐飞他们搅在一起鬼混,在红灯区、酒吧、赌场,耍点小手段,搁那些人傻钱多的金主那儿,钻空子捞点小钱,钱不多,图一个乐,不马失前蹄的时候,也有,比如这一次,刚上手呢,就被拎局子里去了。

“我攒钱,都是攒的正经钱。”叶嘉解释,她中午晚上给人送外卖,勤快点,多的话一天能挣小二百块呢。

“你先别忙着拒绝,听老爷子说。”徐老打断了叶嘉的话,将卡圈到她的面前,“我和你爸是老相识,我也算是他的老吃客了,当年他那一手好厨艺,真的是太可惜……”他看向叶嘉,“如今你有了你爸的手艺,这些钱,算是我给你的投资,将来……”

“徐爷爷。”叶嘉头一次打断了徐老的话,将卡还了回去,神色坚定,“您从小是看着嘉嘉长大的,应该知道,这些钱,我绝对不会收。”

说一不二,是她的性子。

她想赚钱,但是不该要的,绝对不能要,她的底线虽然很低,但有。

见叶嘉是铁了心不会拿他的钱,徐老终于长长地叹息了一声:“罢了,现在还早,不说这些,要是将来有任何困难,来找我,能帮的,爷爷一定帮。”

叶嘉从书房出来,没有开灯,傅知延独自站在阳台,他的侧脸锋锐,仿佛分割了黄昏与黑夜的交际线。

似乎觉察到了什么,他转过身,与她对视。

那一瞬间,夕阳终于埋入了无边黑暗之中。

徐老送两人走到门边,嘱咐道:“知延,你代我送送小嘉,她一个女孩子,这么晚回去,终究不安全。”

“好。”

虽然知道是他对长者的恭敬与顺从,但是叶嘉的心还是抑制不住地狂跳,终于明白心如鹿撞究竟是什么感受。

星光点点,月色朦胧。

到了楼下,傅知延上车,开启引擎,修长的手随意地搭在了方向盘上,漫不经心地抡了一圈,车缓缓起步,透过玻璃窗外,一望无际弥漫的浓郁夜色,他看到她独自一人站在路灯下,踩着自己的影子,左手紧紧攥着粉色斜挎包的肩带,右手抵着大腿,这是紧张的表现,右边单肩微微颤抖,说明她极不自信……

傅知延只是一眼扫过去,便分析出了她此时此刻的心理活动,但是为什么会这样呢,他不懂,也不想懂。

黑色轿车在她面前停住,按下车窗,他沉声道:“上来。”

叶嘉绞着衣角走过去,看了看后座,又瞄了眼傅知延,选择坐进了副驾驶座。

傅知延面无表情地凝望正前方,车稳稳地开了出去。

“傅先生……”

“挺厉害的。”

两个人,几乎是同时开口,叶嘉刚想找话题来着,就听到他说:“挺厉害的。”

她不明所以地看着他……

傅知延侧过脸,锋锐的鼻梁将一半脸掩映在阴影中,轻描淡写地瞥了她一眼,眸子岑寂:“有老爷子撑腰,难怪有恃无恐,接二连三地犯事。”

“我没有……”她呼吸滞住。

“像你这样的人,能讨到徐老的喜欢,挺厉害的。”他的声音如冰锥,扎进她的心脏。

她这样……的人?

她这样的,无父无母,没羞没臊的……坏女孩。

她低着头,细长的手指,卷着挑染的长发,一圈又一圈。

隔了一会儿,他才道:“地址。”

依旧简洁,吝啬能说出口的每一个字。

叶嘉想了想,终于答道:“夏南小区。”

傅知延打了方向盘,将车开上了大路。

本来叶嘉还有挺多问题想问他的,比如他在哪个大学教书,又或者,今年多大了,甚至……那场地震,伤得……究竟有多重,现在身体可好,有没有留下后遗症?

这些……都被他的那句“你这样的人”给全部堵在了喉咙,又咽回去。

叶嘉的眼睛涩涩的,喉咙干干的,一路都不再说一句话,埋着头,连呼吸都变得轻不可闻,她尽可能让自己,没有存在感,不要引起他的讨厌。

在过去的好几年里,叶嘉其实幻想过很多次,和大哥哥重新相遇的场景,在灯火阑珊的古镇,在波光粼粼的江边,在人来人往的街头……但是绝对不可能是在警局!以那样尴尬的身份。

像他这样一身正气的队长,还是教授,对她这样的痞子混混应该是深恶痛绝的吧。

叶嘉的心此时此刻,针扎似的,如果早点知道,人生还有际遇与大哥哥重逢,她一定好好爱惜自己的羽毛,努力做一个好姑娘。

不似现在……

云泥之别。

喜欢很遗憾,你要对我负责请大家收藏:(m.bxwx520.org)很遗憾,你要对我负责笔下文学520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恰似寒光遇骄阳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异界无敌系统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名门天后:重生国民千金 夫人她马甲又轰动全城了 都市之最强狂兵 重生后嫁给男主他叔 星际大头条 官居一品 穿成偏执大佬的心头肉 年雅璇霍凌沉 异常生物见闻录 九星毒奶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稳住别浪 快穿:反派女配,你有毒 从亮剑开始崛起 武神风暴 太乙
经典收藏 急急如律令 活人禁忌 死刑白名单 第一神算 因为风就在那里 乡间拾遗 触墓惊心 镇魂碑 这个历史挺靠谱 捉蛊记 阴天子 祸种 大理寺少卿的宠物生涯 如果没有你 谋杀法则 我的如意狼君 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 妖棺 我师父是鲁班书 地铁诡事
最近更新 捞尸人 悬案组 急急如律令 夜行歌 古庙禁地 偷脸 成化十四年 贩妖记 因为风就在那里 民间山野怪谈 宫檐 顾念的奇缘 葬阴人 摸金少主 司马懿吃三国 九州·天空城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巡阴人 白鹿原 山海经
很遗憾,你要对我负责 春风榴火 - 很遗憾,你要对我负责txt下载 - 很遗憾,你要对我负责最新章节 - 很遗憾,你要对我负责全文阅读 - 好看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