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之恋

梦筱二

首页 >> 盛夏之恋 >> 盛夏之恋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我怀了反派的孩子 万千宠爱 重生医药双绝 强占,女人休想逃 痛爱 影后成双[娱乐圈] 昏嫁 盛夏之恋 都市呆萌录 破云2吞海
盛夏之恋 梦筱二 - 盛夏之恋全文阅读 - 盛夏之恋txt下载 - 盛夏之恋最新章节 -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 []

番外六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一开始, 任彦东并没放心上, 只以为两个小家伙想吃冰淇凌, 直到他们开始讨论,明天要吃什么口味的冰淇凌。

任意宽慰妹妹:“明天爸爸上班, 我们就能吃了。”说着,还轻轻拍拍妹妹的头,“我懂女生。”

任性看着哥哥:“我要吃草莓味。”

任意:“昨天吃过草莓了,换一个。”

任性想了想, “苹果。”

“好。”任意伸出小手指, “拉钩。”

任性也伸出小手指,两人忘了前面那几句话怎么说,只说最后一句:“一百年不许变。”

“两百年不变。”

两人手牵着手,在走道上转圈圈。

昨天吃过草莓了?

孩子不会撒谎,那就是昨天趁他去公司, 盛夏拿冰淇凌给孩子吃了。

“夏夏美女说, 不能告诉她三哥。”

“知道。”

“我不说,你也不说, 我们都不说。”

书房外, 两孩子的声音越来越大,早就忘了他们在说小秘密。

直到阿姨示意他们过去, 别打扰爸爸工作, 他们才跑着离开, 想到明天可以吃冰淇凌, 兴奋的不得已。

任彦东放下手头工作, 下楼去。

盛夏在琴房练琴,门没关紧,有条缝,悠扬的旋律传来,他听了片刻,之后抬步去了厨房。

冰箱里的冰淇凌有多少,他心里有数,数了数,还是以前的盒数。

这些冰淇淋都是家里厨师做的,盒子特别。

他拿了最里面一盒打开,半盒碎冰。

接着打开第二盒,还是碎冰,一直到第五盒,这次连碎冰都懒得放,就是一个空盒子。

他:“......”

哭笑不得。

任彦东把这盒‘冰淇凌’又放回原处,关上冰箱。

“爸爸。”

“爸爸。”

任意和任性从楼上一路玩到了客厅,两人追逐时看到了任彦东。

“爸爸,”任性跑到跟前,带着小小的期盼问道:“你今天要上班吗?”

任意也紧跟着跑了过来,他问的更直接:“爸爸,你什么时候不在家?”他又赶紧保证道:“爸爸,我和妹妹和妈妈不吃冰淇凌。”

任彦东笑了,逗他们:“爸爸今天在家,明天也在家,后天也在家,这一个星期都在家陪你们玩儿。”

他蹲下来,一只手臂抱一个孩子,抱着他们往楼上走。

两个孩子眨了眨眼,对望几秒,表情绝望。

任性转过脸去,不看他。

“怎么了?”任彦东故作不知。

任意替妹妹回答,“爸爸,你不懂女生。”

任性转头,再次看向任彦东,特委屈:“我今天不跟你和好了。”

任彦东亲着她,“不爱爸爸了?”

任性纠结,最后还是说了句:“爱。”她抱着爸爸的脖子,趴在爸爸肩窝。

有点小难过,想吃冰淇凌,可是也想爸爸陪着。

任意对任彦东说:“爸爸,我热。”说完,也趴在了任彦东肩头。

到了儿童房,任彦东把他们放下来,“你们想不想吃冰淇凌?”

“想吃。”

两孩子异口同声。

下一秒,他们又摇摇头。

任性说:“爸爸,我爱你。”

任彦东:“爸爸今天不上班,在家陪你们一块做冰淇凌,我们再给妈妈做一些,你们帮爸爸的忙,好不好?”

任性在任彦东侧脸亲了下:“爸爸,我永远都爱你。”

“爸爸,我也永远都爱你。”任意也在爸爸脸上亲了两下。

有冰淇凌吃,两孩子表现的很乖,任性尤其听话。

盛夏练了一下午的小提琴,一直到傍晚才从琴房出来,揉着手臂,直接转上楼梯上楼去。

“妈妈。”

餐厅那边,任意喊她。

盛夏回头,很熟悉的一幕,任彦东在厨房忙活,任性和任意坐在餐桌前,跟漫画里比,少了一个她。

她笑了笑,折回去。

“三哥,你在干嘛?”

“爸爸给我们做冰淇凌吃。”任意很是激动,“妈妈,你快来。”

盛夏在孩子们对面坐下,她支着头,懒洋洋的望着厨房那边。

这个美好的傍晚,就跟曾经她画的漫画里一样。

冰淇凌一直到九点才做好,两个孩子忍着困,每人吃了两口,美滋滋的去睡觉了。

任彦东在收拾厨房,盛夏从背后抱着他,侧脸贴着他的后背。

“老公。”

“接受你的道歉。”

“谁道歉了啊!”

她问:“我哪儿错了?”

任彦东:“女生都是对的。”

盛夏笑了,“发现我的小秘密了?”

“没发现。”

“谢谢,今天的冰淇凌比任何时候都好吃。”

关了厨房的灯,任彦东牵着盛夏上楼。

他侧眸,“我一向赏罚分明。”

盛夏装听不懂,然后捶捶自己的手臂,“拉了一下午,胳膊酸,老公,一会儿给我揉揉。”

即便现在装着什么都不知道,可后来在任彦东身下,她还是承认自己偷吃了冰淇凌。

不过盛夏一直都不知道,任彦东是怎么发现了她这个小秘密。

盛夏这几天一直在练习要在远东年会上表演的曲子,她是第二个节目,小提琴独奏。

远东的年会是29号晚,闵瑜听说她30号一早的航班去法国,中午约她一块吃饭。

不止闵瑜,还有周明谦他们。

聚餐地点就在周明谦家,他请了厨师到家里。

任彦东早上去公司前,问盛夏:“中午我陪你过去?”

盛夏把周明谦的信息专程点开给他看,周明谦:【对了,你自己来,这次聚会一律不许带家属!】

任彦东:“还以为我爱去。”

中午时,盛夏自己驱车过去,也没带孩子,闵瑜还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把娃给带去。

之前她带过任性和任意跟他们一块聚餐,不过他们全都围着任性,哄着抱着,各种礼物,而任意,就没人争着要抱。

去年那会儿,他们都小,话还不会说,也不懂这是个什么情况,今年就不一样了,孩子能体会喜欢与不喜欢的区别。

她怕任意会失落,索性两个娃都不带。

到了周明谦家,来开门的是厉炎卓。

他朝后看了看,“任性呢?”

盛夏:“你怎么不关心任意呢?”

厉炎卓:“任意有他亲爹疼就够了。”他确定后面没人,这才关上门,“怎么没带孩子?”

盛夏扯了个谎,“这几天倒时差,还没倒过来,这会儿正睡觉,孩子睡不好脾气大,就没带来。”

周明谦瞅着她,眼睛半眯:“合同带没带?”

话音落,一屋子人都笑。

三年过去,周明谦始终耿耿于怀,每次见到盛夏,就好像有人拿针在他心脏上戳了一下似的。

盛夏:“第二部正在筹备,合同肯定签给你。”

周明谦:“我望梅止渴三年了,连梅树都没看到,也别再给我画大饼了,在我这不充饥。”

盛夏也不见外,自己招呼自己,倒了杯红酒,“真签给你。”

周明谦往椅背一靠,双腿交叠,“你家那位,今天是不是脸都被我气青了?”

盛夏晃了晃酒杯,“你们幼不幼稚?”

周明谦:“不然人生多无聊。”

他们几人接着打牌,盛夏和闵瑜拿了酒到阳台晒太阳。

今天万里晴空,天边有几缕白云点缀。

去年他们也是这个时候聚在一块热闹一番,这转眼又是一年。

周明谦的公寓在最高层,视野开阔,可以俯瞰半个城。

闵瑜昨晚还感慨,除了年龄增加一岁,存款多了点,仿佛也没什么特别高兴的事儿。

“余泽离婚了,孩子的抚养权给了商梓晴,不过商梓晴也答应,以后周末都会把孩子送到孩子爷爷奶奶家过两天。”

闵瑜抿了半口红酒,“算是和平离婚吧。”

盛夏:“余泽找你了?”

闵瑜点头,“昨晚,他约我吃饭。”

搁以前,她是不会跟他单独见面,昨晚她却赴约了。

一开始,两人也没聊什么实质性的话题,随意扯了些跟工作有关的。

饭吃到一半,余泽忽然低声问她:“我改了后,你再回来好不好?我什么都愿意改。”

“闵瑜,我还是放不下,你说怎么办?”

“我知道我混账,伤了你的心,再给我一个机会好不好?”

放在四年前,她心情也许会有波动,可时间太久,她早就走远,情没了,心也不在。

“你出轨那一刻,我们就没有可能了,别说你之后又跟商梓晴结婚有了孩子,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

“今天出来跟你一块吃饭,就是想跟你心平气和说一说,别再浪费时间,也别再打扰我了。”

余泽很久都没说话,就这样沉默到一顿饭吃完。

她昨晚去餐厅之前,特意去银行提了钱,换了不少零钱。

之前点餐时,她也特别留意,她点的那份简餐多少钱,再加上饮品,她数了正好的金额放在桌上。

走之前,她又跟余泽说了句:“不管怎么样,过去的就过去了,希望你幸福。”

说完,她就离开了餐厅。

她跟余泽,从暗恋开始,到昨晚止,纠缠了快十四年。

今天,是个新的开始。

盛夏跟她碰杯,“新的一年里,遇到你生命里的那个他。”

闵瑜笑,“就说你给我多少份子钱吧?”

盛夏:“明年要是找到了,送一套房,后年一辆车。”

闵瑜:“那我现在就去发征婚启事。”

两人说笑着,闲扯了一会儿。

快十二点时,门铃又响了,来的是任初和楚寅昊。

这次聚会还要商讨盛夏的演奏会,楚寅昊和厉炎卓的演艺公司负责这次演奏会的所有事宜,厉炎卓就把楚寅昊一块喊来了。

楚寅昊和任初原本今天约了女朋友一块吃饭,临时接到任务,只好过来,留她们两个女生一块吃饭逛街。

楚寅昊最近恋爱了,女朋友是任初的女朋友介绍的,也不是介绍,之前四个人约了一起玩,他一眼就看上了人家姑娘。

那姑娘也痴迷音乐,他们在一块总是有说不完的话。

在快三十岁的年纪,楚寅昊体会了一把什么叫一见钟情,也明白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原来不是夸张的说法。

饭好了,他们随意入座。

边喝着酒,还不忘讨论工作。

这次演奏会一共二十六场,二十六个城市。

闵瑜说,希望年年都是二十六岁。

一个成熟、性感又不失可爱的年纪。

席间,闵瑜喝了两杯红酒,倒第三杯时,杯子被盛夏拿了过去,“少喝点。”她换了一杯果汁给闵瑜。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酒量,五杯都不会醉。”

盛夏:“以后不许喝那么多,戒烟戒酒,找对象。”

闵瑜笑了,“好,听你的。”她听话的喝着果汁。

周明谦拿出相机,说要拍点照片,任初主动提出拍照,他自己不能入镜,今天是翘班过来,要是被三叔知道,还不直接灭了他。

周明谦:“一会儿我发博,打个赌,猜猜任彦东会不会点赞。”

厉炎卓:“应该猜他几秒内会点赞。”

饭桌上,一阵笑。

盛夏:“不许欺负我家三哥。”

闵瑜:“这不叫欺负,这叫加深他对你的爱,懂?”她从钱包里找出一块钱,“我全压上,猜他十分钟左右会点赞。”

周明谦把家里储蓄罐拿出来,里面都是零钱,他攒了好多年。

“谁兑钱?兑多少就发多少红包给我。”

楚寅昊:“五毛,有没有?”

周明谦找了找,“有。”

楚寅昊随即发了一个五毛钱的红包给周明谦,“我把五毛全压上,猜任彦东五分钟左右会点赞。”

厉炎卓问周明谦:“有没有一毛钱,我兑换一毛。”他用一毛钱猜任彦东会在一分钟左右点赞。

最后是周明谦,他自言自语,“不知道有没有五分钱,我找找看,我压五分。”

所有人:“......”

闵瑜笑的眼泪差点下来:“周明谦,你有毒!”

周明谦:“五分钱我都心疼。”

还真找到了一枚五分钱的硬币,他说:“我就猜任彦东在三十秒内点赞。”

收起储蓄罐,周明谦挑了几张角度不错的照片上传,发了条动态:【朋友小聚,物是人是。】

“这人手速这么快!”

“谁?”盛夏问。

周明谦:“有个叫‘盛夏脑残粉’的,竟然秒赞。”

盛夏忍着笑,微微仰头,抿了一口酒。

时间一秒一秒过去,他们都在等着远东官博或是‘盛氏孤独树’来点赞,结果十五分钟过去,也不见这两个号的踪影。

他们不知道的是,任彦东早就改了昵称,也换了头像。

前几天,盛夏跟任彦东说,三哥,你现在不孤独了。

之后任彦东就把昵称改了,他也想不到好名字,盛夏就说‘盛夏脑残粉’吧,这个适合你。

他们都输了,盛夏说:“那这个钱都归我。”

一共一块六毛五,盛夏揣在了钱包里。

饭后,盛夏还要去远东那边彩排,任初也没多留,两人一道离开。

等盛夏离开,周明谦才后知后觉,“‘盛夏脑残粉’肯定是任彦东!”

他懊悔不已,损失了五分钱。

盛夏直接去了任彦东的办公室,恋爱至今,她到任彦东办公室的次数,屈指可数,上次过来还是三年前。

三年过去,所有的陈设一点没变。

任彦东:“玩得怎么样?”

盛夏:“挺好。”她把一块六毛五分钱拿给他,“给你赚的零花钱。”

任彦东:“又玩游戏了?”

“嗯。”盛夏趴在他后背,轻轻环着他的脖子,“猜你多长时间内会点赞,他们不知道你改了昵称,最后钱归我。”

她亲了一下他的侧脸,“你忙。”

盛夏安静的趴在任彦东身上,陪他工作。

任彦东把几枚硬币收起来,接着看邮件。

他关注周明谦,倒也不是因为小心眼。

每次盛夏跟周明谦他们聚餐,他都会时刻关注周明谦的微博动态,有了照片他就会点赞,这样盛夏就会像个孩子一样,特别开心。

※※※※※※※※※※※※※※※※※※※※

还有最后一章番外,今晚21点更新。

《盛夏之恋》无错章节将持续在笔下文学520小说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笔下文学520!

喜欢盛夏之恋请大家收藏:(m.bxwx520.org)盛夏之恋笔下文学520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天道宠儿开黑店 第一战场指挥官! 霍夫人是个小哭包 琉璃美人煞 念你插翅难飞 争宠这技能 八夫临门 一觉醒来我变成了妖艳贱货 成了霸总的心尖宠 撩火 陛下有喜[重生] 他站在时光深处 天涯客 我来自地狱 慕南枝 一品驸马爷 佛系女配穿书日常 重生射雕之郭靖 男主他总会弯 月明千里
经典收藏 狂帅夺妻 没那么不堪 嚣张 小黏包[重生] 重生天天向上 法医夫人有点冷 重生不易之医女逆袭 奔跑吧,柯基 重生之全能影后 长腿叔叔 昏嫁 夜色边缘 家有娇妻初宠成 [综]直播猎人生存手册 狼性总裁太凶 北方没有你 跟男神离婚以后[娱乐圈] 重生之名媛再嫁 眼睛成精了以后 七彩记 暗君传
最近更新 所有人都知道我是好男人[快穿] 有了空间以后 团宠小可爱成了满级大佬 影帝偏要住我家 重生女配洗白日常 少夫人今天又败家了 重生八零锦绣军婚 给你祖宗打电话 重生八零团宠小神医 我是女配她哥[快穿] 被空间坑着去快穿 今天大佬又不做人了 回到农家当幺女 闪婚总裁契约妻 女配她成了大佬 我的佛系田园 小姐每天在线掉马 重生八零养狼崽 超级影后. 越韵迷情GL
盛夏之恋 梦筱二 - 盛夏之恋txt下载 - 盛夏之恋最新章节 - 盛夏之恋全文阅读 -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